登錄 注冊
手機版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

這輩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想打一回老婆

發布時間:2018/04/07   閱讀次數:247    來源:網絡
 有一次在群里,大家熱烈討論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各位都紛紛說出了自己的小目標,無非是香車美女,寶馬豪宅,還有什么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之類。問到我時,我脫口而
 有一次在群里,大家熱烈討論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各位都紛紛說出了自己的小目標,無非是香車美女,寶馬豪宅,還有什么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之類。
問到我時,我脫口而出:“就想打一回老婆!”
一時間他們都笑噴了,緩過神來后,不管是真好人還是假正經,都一本正經地聲討我的不正經。
可我只想弱弱地問一句:“被欺負一輩子了,想反抗一次不行嗎?”


我媳婦在結婚前,看著知書達理,小鳥依人,挺不錯的,剛結婚時也還行。那時我支使她,真是如指使臂,隨心所欲。
有一哥兒們來我家,剛一落座,我便吆喝一聲:“王媽,上茶!”她立馬顛顛兒地端著茶杯就來了,那哥兒們頓時傻了。
我媳婦剛一轉身,那廝便湊過來對我豎著大拇指猥瑣地說:“哥哥哎,您可真牛!”我大馬金刀地說:“這算什么呀,媳婦都管不了還能干啥?”
但正如毛主席他老人家所言,“事情正在發生變化”,漸漸地我發覺管理難度越來越大了,指揮她比指揮一個團還累。
再后來就發生兵變了,一直發展到毆打長官,下手還特別黑,明知我的兩肋碰不得,一碰那兒我就要上躥下跳,可她粉拳老朝那兒招呼,我想以暴制暴,揪她的馬尾巴,可她卻把馬尾巴絞了,留了個短發型,讓我沒地兒可揪。
她還有一招更狠的,就是殺豬般地尖叫,是可以把水杯震裂的那種。每次她一發出這聲兒,我總要手忙腳亂地去捂她的嘴,生怕被鄰居聽見,我想我那時的形象一定和入室搶劫的差不多。
然后我就不敢惹她了,從此家里是禮崩樂壞,綱紀全無。

等有了兒子,她就正式登基啦,一道道圣旨不停地下,把我支得團團轉。
更可氣的是她下旨時惜字如金,弄得我老是理解錯,結果還要挨罵:“你怎么這么笨,我都說這么清楚了還鬧不明白,兒子要像了你可怎么辦啊!”
有一次她去北方草原出差,回來后神秘兮兮地對我說,她這回收獲很大,問她是什么,她說:“草原上的人使喚馬只用四個字就行了,就是‘吁’,‘駕’,‘喔’,‘啾’,我以后就用這四個字使喚你,我說一個字你就要明白該干啥,那樣我就能少費口舌了,你總不會比馬還笨吧?”
把我給氣的,還有沒有天理呀!

我不知道「沒心沒肺」這詞兒是誰發明的,可它一準是為我媳婦量身定制的。
她三天兩頭地弄丟鑰匙,害得家里不停地換門鎖;她還經常回家后不把門關嚴實,好幾次早上起來我發現門是虛掩的,把我嚇出一身冷汗,可她還不當一回事。
還有一次我早上在車庫門前的地上看見有東西亮閃閃地,走近一看是她的項鏈。
晚上問她丟東西了嗎,她渾然不覺,剛想數落她幾句,她卻瞪著眼說:“不是沒丟嗎,啰嗦什么呀,跟老太太似的!”
你說這敗家娘們兒,犯了錯還這么橫!

她還有一特別可恨之處,就是特別會甩鍋。
我這人看著不修邊幅,其實卻有點潔癖,尤其對飲食和餐具,我是絕不容一絲污漬的。
可她洗的碗,我總覺著不干凈,她擦的灶臺上也總是有油漬,拿這事責備她吧,她總不承認。
我說:“你做事就不能認真點,怎么能這么將就呢?”她說:“我要是不將就,能和你過?”把我噎得說不出話。
后她來索性說:“要我洗就是這樣的,沒那么多講究,你不行就自己洗!”,然后這活兒就甩給我了,照著這個邏輯,漸漸地擦浴缸、拖地、洗馬桶這些事就都歸了我了。
人家來我家,總夸我們家里收拾得真干凈,夸我媳婦勤快能干,她居然還要大言不慚地謙虛一番,裝得跟賢妻良母似的,我心里那個氣呀,不知道往哪兒出!


自打結婚后,我就沒自己買過衣服,我身上穿的,里里外外都是我媳婦不知從哪兒扒拉來的,反正我也不講究,給我就穿。
以前上班時因為工作關系與一個女老板有業務往來,人家很客氣,每年冬天都給我送一套保暖內衣,是挺高級那種,推辭不過,只能收下,連著幾年都是這樣。
我拿回來后就隨手塞在柜子里了,從沒穿過。
一天,媳婦突然對我說:“你們男人有沒有外遇只要看一件事,就是他是不是突然講究起內衣了。”我說:“那倒是,一般男人沒事誰會太在乎內衣呀。”她啪的一下,就把那幾套內衣扔我面前了,讓我解釋。
我還在發愣呢,她已經哭的天崩地裂了。我趕忙說這是人家送的,她卻一口咬定是女人送的。
天哪,女人的直覺真可怕,真是女人送的,要是讓她知道送內衣的還是一個風姿綽約的女老板,她還不咬死我呀。
沒辦法,只能現編現賣,連哄帶忽悠地給糊弄過去了。
想想真是冤,明明啥都沒干,連念頭都沒有過,居然被她逼得又是說謊又是賭咒,像做了賊似的。
后來再見了那女老板,總覺得別扭,有種犯罪感,都不敢直視人家了,這叫什么事兒,我招誰惹誰啦!


在我媳婦心里,世上千萬種理想無非瘦身,天下第一等好事只是減肥,她自己不吃,還不讓我吃。
都說女人要先抓住了男人的胃才能抓住男人的心,可她根本不理這茬兒,她煮飯,那叫名副其實的煮,就是水煮,不帶一點油腥的。
她同事都說,你這么弄,你老公和兒子受得了嗎?
她振振有詞地說:“原來他們還鬧得挺兇的,現在已經被我教育好了!” 
我現在真的基本成素食者了,我的體重和二十歲時幾乎沒什么差別,哎呦,我這個苦呀!


眨眼我倆已過了半輩子,我到現在還蒙圈呢,我怎么就老被她欺負呢?想來想去,原因還在于我自己。
人類社會有個規律,越文明開放的地方,越尊重婦女,上海就是這樣一個地方。
在我國絕大多數地方還視女性操持家務為天經地義,甚至女人吃飯不能上桌的時候,上海卻早已做到了男女平等。
在老上海市區的雙職工家庭里,男性至少要承擔一半的家務,買菜、洗衣服、做飯,什么都干,俗稱「馬大嫂」,就是買、汰、燒的諧音。
「上海小男人」這個蔑稱的得來,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男人干家務,但上海男人并不以此為恥,他們早已習慣了這種生活方式。
而且在上海家庭,男人很早以前就沒有絕對權威了,打老婆的事更是很少發生,會被人笑話的,當然,那種變態的家暴另當別論。
我父母都是知識分子,但我父親干家務就比我母親多,我出生在這樣的地方和這樣的家庭,自然深受這種風氣的影響,如果在家里自己什么都不干,還要頤指氣使地支使媳婦忙這忙那,我真的做不出來,心里也會過意不去的。

后來離開上海來到如今生活的城市,當年這兒的觀念還很傳統,我老丈人就什么都不干,而且擁有絕對權威,丈母娘一個人又要上班還要包攬一大家子所有的家務。
我很是看不過去,只要我在那兒,總要幫著干點啥,可他們老夫妻倆堅決不讓我干,我明白他們的心思,就是男人干這些沒出息,可我的觀念與他們是截然不同的。
我媳婦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她自然也是默認這種傳統觀念的,她改變的原因在于這些年社會文明的迅速發展導致的社會大環境變化,更主要的是我日常行為中潛移默化的誘導。
我們以前住在六樓,那時沒電梯,我們鄰居家的男人是個中學老師,但他回家什么都不干,還一切要聽他的,他們家也默認這一狀態。
有一次,他老婆氣喘吁吁地爬到六樓,剛進家門,就聽那老師說:“牛奶還沒拿呢”,他老婆聽了立刻說,那我馬上去拿,說完又匆匆下樓去了。
我聽了很憤怒,關上門在媳婦面前恨恨地罵了那老師一番。

還有一個鄰居,那男人經常打老婆,而且他家這種暴力不是男人情緒化的發泄,而是制度化的,就是男的認為女的犯了什么錯誤,就要接受某種程度的暴力懲罰,就是一種他自定的家法。
從來沒人干涉他家這種情況,但我看不過去,經常去勸解,結果吃力不討好,那家人對我很不待見,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想的。
這種事有過很多次,我自己沒覺著,我媳婦可真變了,變得越來越刁蠻,越來越橫,現在想想,我這不是作死呢嗎,生生把貓養成了老虎,怨誰呀!

現在經常看到有女同胞寫文抱怨男人把做家務帶孩子的事都甩給女人,自己什么都不干,喊著下輩子要互換角色。
之所以會有這種抱怨,是如今女性的觀念已徹底改變了,她們不愿接受女人獨自操持家務的狀態。
她們當然有理由抱怨,也應該抱怨,但社會觀念還是進步了,與以前的男人比起來,如今被抱怨的男人只是懶點,可在家里并不霸道,打女人的事就更少了。
而且,如果真換了角色,女人就能認真照顧男人的感受嗎?
孔夫子真是能洞察人性的,他對女人的定位是“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以我的體會,這話是很有道理的。

我有時對媳婦說:“別把我惹急了,哪天我不想被你欺負了,就有你好看的!”可往往話音未落,她的暴力傾向就已成了犯罪事實。
我心里這個恨呀,被她欺負一輩子了,真想乘著現在手腳還利索暴揍她一頓,再過些年,老胳膊老腿的想揍也揍不動了。
雖然我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可偏偏越是不可能實現的愿望就越有吸引力,其實在我心里已經打過她一千次啦~
熱門文章

01.那個想自殺的朋友, 去了一趟菜場竟然活過來了

02.“媽媽,同學家有五套房,我們家有幾套?”

03.多少中國式婚姻,一張床上睡了6個人

04.別讓討好別人,毀掉你的人生

05.從今天起,做一個沒修養的女人

微信

掃描二維碼訪問微信服務

手機端

掃描二維碼訪問手機端

客服熱線

在線客服
另红姐钻石玄机